首页 >> 信息详情浏览
专访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马斯多普:新开发银行,成功秘诀有哪些
供稿人:会飞的胖头鱼  2018-11-16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白云怡】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2015年正式开业,至今已有3年。不久前,这家由金砖五国本着为新兴经济体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项目筹集资金创办的多边开发银行,先后被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惠誉评为“AA+”级。这标志着年轻的新开发银行能以具有吸引力的利率获得国际金融市场资本,逐步成为国际资本市场中的基准发行人。此外,今年年内,它还将在巴西开设首个美洲分支机构,并发行第二笔“熊猫债券”。为何这家成立不久、规模不大的银行“冲劲”如此之足?《环球时报》记者日前专访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南非籍副行长莱斯利·马斯多普,听他讲述这家志在为新兴国家“代言”的银行如何在运营中应对诸多外界关注的挑战,又是如何从零开始在短短3年里获得国际广泛认可。

  获得各大评级机构认可 不与其他多边银行竞争

  环球时报:标准普尔和惠誉给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AA+”评级。在您看来,这对银行的未来发展意味着什么?

  马斯多普:“AA+”高信用评级意味着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非常值得信赖,违约可能性很小,可以在债务资本市场以低廉的成本进行融资,也意味着它可以把节省下来的成本更多地用于成员国的项目贷款,而这恰恰是多边开发银行的基本职能。其次,更高的信用评级也能让我们更有能力在伦敦、纽约等任何一个主要的世界证券交易所筹集国际资金。在此基础上,新开发银行将能显著地扩大贷款规模,为发展中国家建设更多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另外,我想着重强调:此前我们主要的贷款对象大多是各国政府和国有企业,但从现在起,我们正在逐渐把更多私营部门纳入到贷款对象中来,因为在各国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目前可用的资金数量间,还横亘着一个巨大的融资缺口。显然,国际评级机构给予的高评级将让人们更愿意和我们做生意,有助于我们吸纳更多私营企业的资金。

  新开发银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获得国际评级机构的高度认可,我认为这取决于多种因素。首先,我们的资本化率很高,5个成员国都为我们注入了大量资本,相比而言,其他许多多边银行的资本总额都要比我们小。其次,我们的杠杆率很低,简而言之就是每发放两美元的贷款,新开发银行里就至少有一美元,而其他商业银行的杠杆率则要比我们高得多。因此,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新开发银行非常稳健。最后,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从5个成员国那里得到的大力支持。这家多边银行的创建目的是为了让新兴市场国家有更多创造性的声音。在当今世界,一半以上的外汇储备来自发展中国家,且在发展中国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主要贡献者的大背景下,新兴市场国家的背书很自然得到了国际各大评级机构的认可。

  环球时报:那么,新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亚行、亚投行等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马斯多普:新开发银行是一家新兴经济体的银行,根据成立时的相关法律文件,银行80%的股份将永远为新兴经济体所拥有,所以它代表的将永远是发展中国家的希望、梦想和规划。你提到的这些多边银行都是我们的重要伙伴或盟友,我们和它们的合作非常密切。不过,这些银行规模都很大,有成千上万的雇员,这有时会让它们的决策和行政流程显得有些缓慢。作为一家规模较小的银行,我们一直期待自己能更高效、更精简,压缩决策所需的时间。此外,新开发银行尊重各国的体制,也就是说我们不会将什么政策强加于一个国家。比如,如果中国出台一项环境政策,我们会帮助中国让这项政策更好实施,但不会强加给中国什么它必须遵守的标准。

  需要重点明确的是,新开发银行并不是在“踩”其他银行的“脚趾头”。当今世界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总需求是那么多,融资缺口很大,这些都需要建立更多的金融机构。所以,新开发银行并不是一个挤进来的竞争者,我们没有在和其他任何一家多边开发银行竞争。

  五国政府持股战略监督 商业银行运行标准尽职

  环球时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选择贷款项目时有哪些标准?一个项目的社会效益和社会影响是否会成为你们重点考虑的因素?

  马斯多普:我们并不会为短期商业回报而选择对一个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而是更关心长期效果,我们要看的是项目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等各方面的影响。比如,有时候我们会贷款给一个当前没有经济回报的公路修建项目,原因是它能连接城市和农村地区,让村民们得以把农产品运到城市以更高的价格贩卖,也可以更便捷地享受城市的医院、学校等设施,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这就是用发展的角度来评判一个项目。

  我们还将环境可持续性作为重要的考量标准,即项目的碳排放量不能高。以中国为例,在过去35年中,经济高速增长也对环境造成相当大的破坏,空气、水和土壤的质量受到影响。目前,中国的一项重要政策就是改善环境,所以我们在中国做的所有项目都是洁净的。我们在上海做了一个太阳能光伏项目,它是中国在我们银行的首个贷款项目,也是新开发银行签约的首个项目。

  环球时报:不让政治偏见和矛盾左右贷款决策一直是许多多边开发银行面临的挑战。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如何有效避免过多政治干预?

  马斯多普:新开发银行是由5个金砖国家政府一同建立的,5国政府是这家银行的股份持有者,这意味着它们对银行进行战略层面上的监督。但在运行层面,新开发银行一直是以商业方式运作的,银行在项目贷款等方面的决策都是自己做出的。

  在内部体制上,我们有一个5人组成的投资委员会,一起做出重大投资决定。其中包括1名行长,4名副行长。以我们的行长瓦曼·卡马特为例,他曾有42年的商业银行工作经验,却从未在政府中任职,所以他整个思维观念都是商业化而非政治化的。当然,我们很关注各国政府的战略性发展计划和中期优先事项,并在此基础上独立作出决定。

  环球时报:对很多新兴经济体而言,腐败是另一项巨大挑战。新开发银行是如何应对这一挑战的?

  马斯多普:腐败是当今时代政府和企业都需要面对的一项挑战,对我们这样的开发银行来说,预防腐败更是极为重要的工作。对此,我们从建立之初就制定了一系列清晰和坚定的反腐政策。此外,我们对每一个融资项目都有严格、详细的法律尽职调查。从项目设计到评估过程,每个环节都有。一旦发现腐败证据,可在任何阶段放弃该项目。

  新兴经济体前景乐观东道主中国故事伟大

  环球时报:目前,很多发展中国家正面临严重挑战: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摩擦日渐升级、俄罗斯仍被西方制裁、巴西依然处在衰退之中……这一局面会对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有什么影响?

  马斯多普:对很多新兴经济体来说,现在是一个充满麻烦的时期。但我认为,新开发银行在建立伊始就有长期愿景,视野长远。在未来一二十年间,新兴市场发展态势和它们对世界经济贡献的比例都将显著上升。即使是对新兴市场最心存疑虑的人也对这一结果没有异议。2050年,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中,将可能有6到7个是现在的新兴经济体,因为这些国家上升的人口数量将会成为巨大的经济驱动力。一个例子是到本世纪中叶时,世界上40%的劳动力都将来自非洲,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多么年轻而富有生气的大洲。

  所以,我认为新兴经济体目前面对的问题是一种周期性的衰退,远期发展轨迹仍是乐观向上的。作为一家开发银行,我们当然会关注相关国家当下面临的挑战,但这不会影响到我们对这些国家的长期看好。我们也相信,相关的成员国已有摆脱衰退的计划。

  环球时报:您来自南非,现在在上海工作和生活,从个人的观察和感受来说,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对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业务开展又意味着什么?

  马斯多普:中国是一个很出色的东道主。作为和亚投行一起第一批以中国为总部建立的多边银行,我们看到中国真的在很努力地为我们的运营营造一个有利环境。所有国家都有值得别国学习的地方,但中国成功的工业化故事尤其能让我们学到很多。

  这包括很多方面。首当其冲就是中国是如何成为世界制造中心的,这是众多非洲国家尤为关注的议题,因为它们正处在工业化进程的初级阶段。其次,值得借鉴的还有中国富有特点的经济发展模式:国家在经济中发挥强大作用,同时强烈地吸引私营部门的参与。这种国家与企业间的关系是中国给外界上的伟大一课,尤其是国有企业作为经济参与者以及对刺激增长所起的作用,更是值得我们研习。还有中国稳健的基础设施规划。通过中国的五年计划,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中国的发展方向,甚至知道在未来5年里中国将新建多少机场、多少铁路。其他国家则很少有这样的规划体系。富有长远眼光的经济规划的价值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从中国发展中汲取的重要经验。